第一旅游网 ? 购物 > 正文

带着钱包去旅行 出国购物记

  罗云川 文/图

  2008年4月,法国首都发生“藏独”分子袭扰北京奥运火炬传递事件的第二天,我们从北京启程前往巴黎。尽管气氛有些紧张,“多彩中华”展演还是在这座名城的一个公园里如期举行了。

  随团采访之余,我们开始了“文化之旅”。埃菲尔铁塔、凯旋门、枫丹白露、凡尔赛宫、巴黎圣母院、香波堡,以及卢浮宫、奥赛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罗丹美术馆、亚洲艺术博物馆……人文荟萃之地,令人流连忘返。

  那是我第一次出国。出来一趟,难免要买点东西带回去。法国香水久负盛名,活动组织者对我们说:你们不用乱买,我们之前都踩好点了,经济实惠,到时带大家去买。活动组织者有着多年对外文化交流经历,她的话我们是信的。有一天就带我们去了,店铺里几个中国女子,一色软糯的台湾腔。香水果然经济实惠,我买了几瓶。同行的在北京拥有一座民办博物馆的老王,当场看中了柜台里的一件灰水晶项链挂坠,把玩一阵,欣然收下。几年后我在老王博物馆旁的住处见到了他的日本女朋友,但是忘了看一下她脖颈上有没有戴着它。

  现在回忆起来,除了香水,我在巴黎大概还买了一些东西:一支粗长的铅笔,像一把短剑,上面印着一些巴黎的名胜古迹图片,我打算把它当做送给女儿的礼物。在卢浮宫、奥赛博物馆,买了一二十张世界名画明信片。去到神往已久的巴黎圣母院,在烛光中,在优美的唱诗声中,我用两欧元“请”了一枚圣母院纪念币。将其置于掌中,脑际浮现大作家雨果的小说《巴黎圣母院》,同名电影里爱斯梅拉达和卡西莫多的形象跃然眼前。

  一次,乘坐中巴车,在一处公路服务区,我们下来,或上卫生间,或逛商店。一堆相同款式的带把瓷杯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拿起其中的一只来看,很简单,白釉杯身上,有蓝色的浅浮雕般凸起的两三处名胜造型,一处是埃菲尔铁塔,似乎一处是凯旋门,一处是巴黎圣母院或圣心大教堂。再看杯子底部的标签,注明“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但并不妨碍我对它的喜欢;“8欧元”,这倒让我有点犹豫了。当时,一欧元约等于11元人民币,想想要花近100元买一个产自中国的杯子带回去,未免觉得有些不划算。等我再考虑考虑吧,反正还会经过一些服务区的,肯定还会碰上的,到时再买也不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再也没有见过那种杯子。

  巴黎购物,我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2010年11月,我赴丹麦哥本哈根,对丹麦皇家音乐学院进行采访。其间,见证了小美人鱼雕像参加完上海世博会运回来重新安放的仪式。出自安徒生童话的小美人鱼可谓是丹麦的标志。因此,采访之余,我也买了一个小美人鱼陶瓷圆盘留作纪念。哥本哈根有不少中国台湾人开的店铺,出售琥珀、蜜蜡等。离我们住的酒店不远的澳门新濠天地娱乐有一片很大的商业区,商场、店铺密集。在那里,同行的梁老师买了丹麦品牌爱步(ECCO)鞋,买了一床鹅绒被(上了年纪的女店员用抽气筒将它压缩成一小包),而我似乎对这些实用性的东西不感兴趣。最终,被我收入囊中的是:有风景建筑图案的带把瓷杯、木制的丹麦皇家卫兵(还是“Made in China”)、陶制的王宫岗亭卫兵、《The Art Book(艺术书)》。后来,那个放在家里的瓷杯被上蹿下跳的小猫碰落,摔坏了,其他的好好的一直还在。

  2014年9月,我参与了我们集团在马耳他举办的“温馨之约”论坛活动。马耳他是一个位于地中海中心的岛国,有“地中海心脏”之称。1523年,“圣约翰骑士团”移居至此,后来他们击败了奥斯曼帝国军队,声名远扬。因此,骑士文化是马耳他值得关注的现象。所以,我的购买物品中也增添了一个戴盔披甲、手持长矛、身跨骏马的骑士雕像。我发现我是一个“杯子控”,在马耳他也收了一个带有当地文化烙印的瓷杯。此外,一个瓦莱塔城堡小雕塑、一支印有著名景点“蓝窗”等图片的大铅笔、一个马耳他渔船造型的冰箱贴等,都被我从“地中海心脏”带到了“中国的心脏”。马耳他方面赠送给我一个方形的玻璃画盘,等我回到家中打开托运的行李箱,才发现它已碎裂。我试图修补它,终究无济于事。

  从马耳他返程,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转机,等候的时间里我逛了机场的工艺品商店,杯子盘子、瓶瓶罐罐,琳琅满目,令我痴迷。意外猝不及防,我的双肩背包碰到了一件瓷制品,它掉在地上摔碎了。我用英语向店员表示赔偿,空姐一样的女店员走过来说不用,让我小心一点。她把摔碎的东西收拾了。我最后买了一盒铁皮罐装的土耳其黑茶和一件玻璃制作的“蓝眼睛”。

  2016年9月,我以记者的身份随上海歌剧院赴美国西部进行音乐剧《国之当歌》巡演采访。首场演出在拉斯维加斯举行。我们住的酒店的大堂里,各种博彩游戏机令人眼花缭乱。酒店里的商店我进去逛了,也没什么可买的。

  一天,大巴车把我们拉到奥特莱斯,以年轻人居多的演员和记者开启了疯狂购物模式。“老夫聊发少年狂”,我开始“破戒”,准备给家里孩子、大人带几双运动鞋回去,这里的东西确实比国内便宜。在一家鞋店,我挑来挑去,选了某品牌的两双黑色的、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好了,任务完成,剩下的就是四处逛逛,只看不买。其实我更喜欢街头小商亭里摆满的手机壳,各种花纹图案,印度风格、哥特式的……就像一件件艺术品。不过从预留的摄像头的位置和形状来看,应该是适配苹果手机的。说到手机,我想起,那时iphone7刚上市,同行的记者后来甚至专门跑到一个澳门新濠天地娱乐为家人或朋友购买新手机。

  离开奥特莱斯、准备去坐大巴车之前,我打开购物袋查看一下自己的“战利品”。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有一双鞋是“一顺儿”而不是“一对儿”,两只鞋都是一只脚的。按理说我这么细心的一个人,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啊。可它偏偏发生了。想了一下,其中有点蹊跷,不排除被店员调包的可能。我记得我先挑了两双鞋,放在柜台结账处,因多买有更多优惠,我又反身去店里从货架上拿了一双。或许,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来不及细想,我赶忙折回去,找到那家鞋店,向原先那个黑人店员连比划带说话,他微笑着让我换了货。谢天谢地,总算凑成了“一对儿”,不然回去怎么向祖国人民交代呢?

购物

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张碧华